Call Us189 1704 0527
EmailService@RenRenOffice.com
您现在的位置: 人人新闻

吴晓波-《雄狮少年》一群普通人托举起的“年度最佳国漫”

雄狮少年——每一个平凡人的努力,都很动人。文 / 巴九灵 01.普通人的电影 1990年的春晚舞台上,“贼眉鼠眼”的陈佩斯和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争主角,成为了当晚最受欢迎的节目。 而在舞台后,这部作品却差点无法面世 ...
admin
2024-5-29 21:19
297 0 原作者: admin

每一个平凡人的努力,都很动人。

文 / 巴九灵

01.普通人的电影

1990年的春晚舞台上,“贼眉鼠眼”的陈佩斯和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争主角,成为了当晚最受欢迎的节目。

而在舞台后,这部作品却差点无法面世。若不是陈佩斯坚持小品就不应该加入政治负担,那句“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,也叛变革命了?”也不会火到今天。


错位带来的笑料也隐含着一种自嘲和反思,凭啥浓眉大眼的人就天生是主角?


30年过后,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想明白。


一部上映了10天的国漫电影,豆瓣上有10多万人打出8.4分的高分,成为今年得分最高的剧情片,却因为眼睛大小的问题而被很多人攻击。


screenshot-1716987731989.png


它就是《雄狮少年》。

小巴在上映第一天就去看了这部电影,因为看到好多影评人和观众称之为“今年最佳国漫”。小巴看完后,觉得只有四个字能形容:

当之无愧。

《雄狮少年》的剧情其实很简单,甚至很好猜。一名岭南农村的留守少年阿娟,为了见一见在广东打工的父母,报名了包食宿的舞狮大赛。他拉上两个街溜子朋友阿猫阿狗,找到了“隐居”的咸鱼强学舞狮。


留守儿童、非物质文化遗产、少年霸凌……《雄狮少年》可延展到现实讨论的点很多。但你打开知乎、微博、抖音的评论区,在百度输入关键词,看到最多的却是“主角为什么是小眼睛?”


谁能想到动画人物的眼睛大小竟能成为它的原罪,最后连央视都站出来为《雄狮少年》撑腰,为它发声。


1.png

我们联系到《雄狮少年》的导演孙海鹏,跟他聊了聊。备受争议的“眼睛”问题,我们谁都没回避。 孙海鹏说,《雄狮少年》是一部真实题材的动画片,对人物形象的画风确认,的确是团队在过程中遇到的难题之一。如果形象太像真人,会有所谓的“恐怖谷效应”,但是如果太卡通,又会冲淡《雄狮少年》想要带给观众的现实感受。

以男主角阿娟为例,团队一共做了三个模型放在电影里。为的就是让观众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,能够感受到这个少年的成长和蜕变,但是又不希望观众发觉,希望有那种“不知不觉”的感觉。


一开始阿娟是长头发、瘦削的,背是弓着的,眼距拉得比较开。“因为眼距如果太近的话,会让人物显得精神,不太好欺负的样子。”导演告诉我们。


第二个模型是阿娟练了一段时间舞狮后,动画师给他剃了个平头,但是脸没怎么变,所以会觉得他好像没变,只是换了个发型。但是其实他身体已经“悄悄”长了,背也挺起来了。


而第三个模型则是彻底“换了个头”。身体的肌肉长出来了,脸部轮廓变得更硬朗,眉毛改平整了一些,眼距也拉近了。虽说是重做,但是既要让他看上去是同一个人,又要让观众感觉到他的气质是不一样的。


2.png


不管是阿娟初期的形象,还是阿猫的干瘦、阿狗的肥胖,都是他们身为边缘人的外在表现,而电影所呈现的,是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重拾自信,从而得到他人认可的过程。

3.png


《雄狮少年》做到了一件其他国漫无法做到的事情——这是一部普通人的电影,主角们从来不是神,也无法改变什么。在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后,他们仍然要面对生活,成为一名背井离乡的打工人。

02.普通其实很动人

很多人觉得,这部电影的前半段实在太“套路”,例如主角团去寻找咸鱼强的时候,经历了三次失败。其实这一段,原本是想要呈现岭南非遗文化龙舟说唱。

团队在采风时,费尽周折找到一位70多岁的老艺人。但是当团队做好这个片段和角色,再去找他配音时,发现老艺人因为身体原因进了ICU。出于对他健康的考虑,团队也不好意思再去频繁打扰他。最终找团队里的小伙伴配了山东话。


我们问导演,这样处理,是不是觉得如果没办法呈现最好,宁可不要吗?


导演说:“也是无奈。我们找到这一个老艺人已经是费尽周折,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年轻的艺人可以唱这么好。我们不懂,我们的音乐总监也不懂,谁也不懂,所以我们是做不出来那个音乐的。”


在电影筹备阶段,孙海鹏和团队做了大量的采风工作,接触了很多岭南文化的非遗继承人。他们的困境也如出一辙:年轻人不愿意学这些,觉得太土了,所以如果他们离开了,可能这门遗产就真的后继无人了。


孙海鹏无数次被他们打动,不是因为他们的悲戚,而是因为他们的热情。这些人虽然都很无奈,但也依旧认真、坚持自己手上的工作,哪怕有可能最终这些文化遗产还是会慢慢地消失掉。


“我觉得他们真的很棒,一直在坚持,哪怕知道这个未来可能没有那么好。他们就和阿娟一样,虽然奇迹可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但是大家都还是很努力地在生活。我也想通过这个片子来表现这些东西,我们每一个平凡人都是很棒的,我们的努力都是很动人的。”


0.gif


《雄狮少年》点映时,导演孙海鹏遇见了一个广东男孩。

他在外地工作,在广东的时候,身边也有一群朋友是舞狮的。他们和阿娟一样,舞了一段时间的狮子,就回到社会上各奔东西了,送快递、去工地干活。说着说着他就哭了,孙海鹏也差点哭了。他让孙海鹏想起采风时,接触过的那些舞狮少年。


他们的家庭背景一般都很普通,早早进入社会。舞狮是他们人生中的一段经历,他们知道,一两年后,就会离开这个行业,但他们也没有抱怨。


或者说,他们没有那么多想法,没那么多人生规划,没有那么多远大目标。


他们就是努力生存、普普通通的年轻人。


孙海鹏说,我其实就想讲述这样的普通人。


普通就很动人。


一个叫佟晟嘉的导演,他拍过《爱的乐章》《天下华人》等纪录片,国庆六十周年献礼专题纪录片《幸福中国》也是他拍的,反响都不错。不过我们聊的是他另一部纪录片——《大三儿》。


大三儿是他儿时的朋友,内蒙人,家里排行老三,两个哥哥已经身故。大三儿身高1米1,在一个铜业公司做保洁,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。他的梦想就是去一趟西藏,看看珠峰。


记录大三儿的电影2018年的时候在电影院上映了,场次少得可怜。


为什么要把镜头对准普通人,我们问他。


他反问我们,在生活中从a点走到b点,有着努力突破自己的美好愿望,也从没有放弃的普通人,他们的故事谁来讲?


大三的愿望实现了,他拜托朋友和他同行,在出发前签下了“生死状”,冒着高反的生命危险,他进藏了,走到了布达拉宫,登上了珠峰大本营。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大三儿没有走向人生巅峰,从西藏回来后,他还是在铜业公司扫地拖地,但人比从前自信了一点,会主动约朋友出去走走,迈的步子更大了。


“别的其实就没啥了,他该面对所有生活的部分,还是要自己面对。”佟晟嘉告诉我们。


恰如《雄狮少年》阿娟的结局,即便舞狮的那一瞬间让他光芒四射,但他还是不得不面对父亲缠绵病榻,牺牲了学业在外打工的现实。但是,经过了这一段经历,他获得了尊严和继续生活的勇气。


screenshot-1716988263175.png


这部关注普通人的电影,也来自一个普通的团队。 他们无意在一部电影上“用力过猛”。 最近几年国漫的火爆,总给人一种“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”的印象,确实是这样。


2015年上映的《大圣归来》做了8年,孵化4年,制作4年,其间动画师走了一波又来一波。1分多钟的“山妖在山林间追逐小唐僧”的片段,动画师“足足做了半年”。最终,《大圣归来》创造了9.5亿的票房,荣获第30届金鸡奖最佳美术片、第13届中国国际动漫节“金猴奖”动画电影金奖等奖项。


随后,国漫陆续推出了筹备了12年的《大鱼海棠》。


接着是做了3年多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和4年多的《姜子牙》。


你会发现,国漫用精益求精的态度创造了国漫电影的奇迹,但是,所有电影都应该以成为一个奇迹为目标吗?


不是的。


导演孙海鹏没有关于获奖的执念,奖项是锦上添花,没有的话也无所谓。太大的目标容易吓退人,他希望能证明,这样去做动画也是能够赚钱的,告诉更多人,普普通通,也是一条路。


4.png


一部动漫电影的制作周期普遍是3年到5年,但从一开始,孙海鹏就定下了2年的期限,他不想拖太久,几年之后的市场不好判断。

他把团队之间相互衔接的串联步骤改成并联,已经合作了七八年的团队也用经验避免了一些错误。


由于时间紧迫,到了最后调色阶段,他们还在改镜头和渲染。“那两天,我们都特别焦灼,整个人的状态都是崩溃的,因为看着哪个镜头都不对。”


一直到最后,时间来不及了,他们只好把片子输出。为了检查错误,团队又一起看了一遍。看完以后,孙海鹏发现所有人都在鼓掌,包括他自己在内。


“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分钟,把我们能改的,都尽量做了提升。我觉得在那一刻,我们似乎想不起来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
03.普通,且自信

香港电影人陈木胜去世时,电影自媒体人发条张曾说:

陈木胜只拍类型片,没怎么拿过电影节奖项,但是没人可以否认陈木胜的业内影响力。他是投资人最钟爱的导演,原因很简单,预算把控得好,故事讲的精彩,很少赔钱,陈木胜很清楚电影的商品属性,只有观众喜欢看,行业才能持续发展下去。只有王家卫和贾樟柯,是无法撑起庞大的电影工业的。


电影是大众的电影,既要有天才型的导演,也应该允许普通的、热爱它的人能投身其中,以此为生,至少,他们也拥有一席之地,一箪食、一瓢饮,不改其乐吧。


孙海鹏觉得现在的国漫很像2000年中国实拍片的状态,当时的影视人一股脑儿全都在做武侠片。但中国现在的实拍片,已经是百花齐放了。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做主角,也可以表现各种各样的故事。


“多好,我觉得这才是自信。”


在《雄狮少年》的结尾,孙海鹏让阿娟变成了一头真正的狮子。


我们问他,既然是为了显示阿娟内心的变化,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写实的狮子?


导演说,我看《动物世界》,那些狮子在草原上躺着,有时候去觅食,也很辛苦地去追捕猎物,然后继续在草原上躺着。我在想,他们会无聊吗?他们会不会辛苦?


后来他发现,自己是在用人的角度去看狮子。这些都是人类强加给狮子的概念。但不管人类怎么想,它就是一头狮子,压根就没有这些情绪。它们可能不会觉得无聊,它们可能也不会觉得累,它们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狮子,在努力地生存。


所以他想表达的,也是这样一个普通人的故事。不管别人怎么看你,强加给你什么样的标签,你就是你,勇敢地面对自己,走自己的路,认真过自己的生活。


这就是自信,它不是只属于强者的东西,而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。


在故事的结尾,最让小巴感动的是,当阿娟准备向那根擎天柱发起挑战时,所有的舞狮队都为他打出了相同的鼓点。


0 (2).gif


真正的自信,才敢海纳百川,才能一呼百应。


人如此,电影如此,国亦如是。

本篇作者 | 吴润潜 | 当值编辑 | 杨帅


责任编辑 | 何梦飞 | 主编 | 郑媛眉


来源:腾讯网、吴晓波频道:《雄狮少年》导演专访:一群普通人托举起的“年度最佳国漫”_腾讯新闻 (qq.com)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精彩阅读

广告位


友情链接
人人帮
共享办公室
人人分享
免押金的联合办公
租办公室注意事项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Copyright ©2009~2021 RenRenOffice.com 沪ICP备18027704号-1

返回顶部